Your address will show here +12 34 56 78
  • Text Hover
  • Text Hover

今天上午,阿漢被發現上吊在果樹上,發現時已無生命跡象。

他沒有留下任何隻字片語,我知道這是他無聲的抗議,就像他以前常替同學背黑鍋被懲罰,這就是他-寧可委屈自己,也不願意讓他人受傷。

周建生說我感情用事,他何嘗也不是?阿漢與女工曾有過情感關係,就推測他有殺人動機?難道這不是偏見?再者查到阿漢曾購買葡萄催芽劑的事實,但並沒有直接證據證明有用來毒殺女工,況且他也解釋當初是為了防範野生動物才添購,只憑這兩點就要我改變偵查方向,不會太專斷嗎?那他要怎麼解釋自己與疾病管制局化驗報告上的分歧呢?周大法醫永遠都不會出錯?然而整件事讓我最寒心的,是他質疑我的能力,竟然瞞著我私下與警方越權調查,說什麼都是為了我好,說穿了不過就是自以為是,周大法醫只會蔑視一切與他看法相左的證據,他所做的一切只是讓我的立場更加為難而已。

我累了,我們之間已經不是第一次為這類的事件爭執,我真的要跟他過一輩子嗎?

  • Text Hover
  • Text Hover
  • Text Hover
  • Text Hov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