Your address will show here +12 34 56 78
  • Text Hover
  • Text Hover

因為果園女工一案,小敏已經跟我冷戰一個月了。

一個月前,警方接獲一名果園工人報案,發現一名女工在果寮倒地全身抽蓄、雙眼瞪大,臉上還露出苦笑的詭異表情。雖然緊急將女工送醫,但不久後還是宣告不治,當時是我負責解剖驗屍,小敏則是承辦的檢察官。

起初疾病管制局的化驗結果顯示死者是因肉毒桿菌而死,肉毒桿菌孢子在絕對厭氧的環境也能萌芽增殖,若是食品未經完全滅菌處理,很有可能在製作跟包裝的過程中遭受感染,因此小敏一開始朝食物中毒的意外死亡方向偵辦。

數日後,我這邊的鑑定報告則檢驗出女工身上有一種叫「葡萄催芽劑」的劇毒,此毒以往是農人用來毒死偷吃果實的野狗,現已被廣泛禁用,只有內行人才知道如何透過特殊管道購買,所以我強烈懷疑這是起他殺案,兇嫌很有可能是果園裡與死者熟識的人,而果園的負責人阿漢則涉有重嫌。

在審訊過程中,竟然發現阿漢是小敏的國中同學,小敏直說依她對阿漢的了解,忠厚老實的他絕對不會殺人,加上現在沒有直接證據,她不會改變原來的偵辦方向。因為女工死時呈現的怪異表情再加上開始有鬼神詛咒等流言傳出,此案外界的關注越來越大,小敏身負破案壓力,我無法坐視不管。因此私下與幾個熟識的警方友人深入調查阿漢,除了發現他曾在半年前購買兩瓶葡萄催芽劑外,也查到他與死者之前有過情感糾葛。我將蒐集來的證據拿給小敏,希望她能改變偵查方向,她非但沒有採用,還跟我大吵一架。我知道此舉是越權,但我一切都是為了她好,她怎麼會不懂呢?

  • Text Hover
  • Text Hover
  • Text Hover
  • Text Hov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