Your address will show here +12 34 56 78
  • Text Hover
  • Text Hover

凌晨兩點,才剛分析完上個案件準備入睡時,便接到林隊長的電話,原來是一家養老院同時出現了六名死者,死因疑似是心臟病發,但這種巧合太過詭異,需要我馬上來一趟確認。

一到現場,便看到六具遺體一字排開,其中有男有女、年齡多落在65-80之間,將他們一一解剖後發現他們的確是因急性心肌梗塞致死,我與林隊長一致認為這是有人蓄意謀殺,但兇手是用什麼樣的方法做得如此自然呢?在我反覆勘驗六具遺體後,才終於發現在他們鼠蹊部內側有隱密的針孔痕跡!當下我便判定死者們生前被注射高單位的胰島素,進而引響心臟功能,而之後毒物組的化驗結果也證實了我的推測。

林隊長一拿到我的報告後,便找到能同時拿到胰島素及近身接觸這六位死者的看護工小蔡,原來他因長期受不了這些老人家時不時的惡言羞辱及肢體攻擊,才出此下策。

這起案件讓我想起了媽媽,畢竟她最後的時光也是在養老院度過,還記得當時已失智的她卻不忘每周寫信給早已去世多年的爸爸,那是他們年輕時候的習慣,沒想到最後成為想念的一種型式。現在格外羨慕當時的媽媽,一直到過世前都還有個人可以掛念。

小敏,你現在過得好嗎?許久沒得知你的消息,我是不是連想念你的資格都沒有?

  • Text Hover
  • Text Hover
  • Text Hover
  • Text Hov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