Your address will show here +12 34 56 78
  • Text Hover
  • Text Hover

今天解剖了一具年約12歲的女性浮屍,但執刀前,我大概就猜到死者的母親跟這起案件有關聯。

人可以說謊,但身體卻無法不誠實,在她看到女兒屍身的瞬間,即使刻意壓住情緒,臉部的肌肉反應仍看得出不安、恐懼但卻沒有悲傷。不過這一切也只是我的猜測,還是要等明天的微物鑑定出來才能定案。今天承辦的檢察官應該是新人吧,緊張、害怕的情緒完全反應在臉上,不過她倒是很勇敢,不僅全程參與解剖,還不斷提出疑問,我就像平常在教那些研究生,告訴她如何透過屍斑、皮下有無出血、血液一氧化碳濃度檢驗等技巧,來加深應證女孩是死後才被人棄置溪中的推論。

好久沒看到這麼熱血的年輕人了,希望她的熱忱能堅持下去,不過年輕歸年輕,思想倒是滿老派的,最後硬是塞給我一包紅包艾草,說什麼要給我去除晦氣,真是有趣!做我們這行的,成天與屍體為伍,不要說晦氣了,身上的屍臭味能消除乾淨就萬幸了。

  • Text Hover
  • Text Hover
  • Text Hover
  • Text Hov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