Your address will show here +12 34 56 78
  • Text Hover
  • Text Hover

一個月前,警方發現一名在汽車旅館被利刃割喉身亡的男性遺體,從鑑識小組採集到的血液分析可看出,除了死者的血之外,還有另一個人的血。有可能是兇手割殺被害者時,不小心也割到自己的手。

警方透過DNA鑑定分析,查出疑似是死者的妻子任女。但詭異的是,任女早在半年前身亡,怎麼可能犯案?
負責此案的檢方發現死者生前跟一名心臟科醫生吳女常有往來,但前去調查卻無功而返。她不僅擁有當晚在開刀房手術的不在場證明,檢方還偷偷將她遺留在桌上的紙杯進行化驗,發現也與兇手遺留下的DNA不符,只能初步排除她的嫌疑,但檢方總覺得這起案件不單純,於是拉我一起研究,好讓我能提供醫學上的建議。

經過多日的調查,終於找到一筆關鍵資料:五年前,任女曾將骨髓捐贈給吳女!得知這項消息後,我建議檢方一定要想辦法採集到她其他部位的DNA,因為骨髓受贈者在血液治療中,必須施打強效藥物來徹底摧毀自身的骨髓,然後採取靜脈注射的方式輸入捐贈者的骨髓,於是受贈者的DNA會變得跟捐贈者一模一樣,但只有一個部位不會被改變-口腔細胞!同樣身為醫生的她一定知道,所以當時故意留下用過的紙杯混淆檢方辦案,而這項伎倆一被識破,她也馬上坦承犯行。

五年前吳女因骨隨捐贈認識了任女的丈夫,兩人越走越近,最後竟擦出了火花,兩人為了能在一起,甚至聯手利用醫院裡的心臟藥劑,偷偷毒死了任女。而任女丈夫最後卻因為良心過意不去打算到警局自首,吳女勸阻不成,最後爭執過度失手殺了他。

沒想到一件事明明以善意開端,最後卻以罪惡終結。今天我跟小敏講述此案時,她又將自己的情緒投入進去,還表示吳女竟以職務之便殺了任女,搞不好還有犯下其他類似案件的可能性,她覺得偵辦此案的檢察官應該要再深入調查。她這個樣子很可愛,但也時常讓我擔心,擁有正義感對一個檢察官來說是好事,但一過多,最後也很容易會傷到自己。

  • Text Hover
  • Text Hover
  • Text Hover
  • Text Hover